您的位置:首页  »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番外一:爱丽丝BE(上篇))【作者:2473530790】
字数:166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里是接在原作第一千零六章中结野川没有回想起自己父亲话语的另一个结局,下篇应该就开始真正的惩罚小川了,因为上篇重要性不高,所以写的有些仓促233

     ================================================

  番外一:爱丽丝BE(上篇)

  「虽然说我确实早就有预料,但是实际上来通知我的可是其他人哦~ 不过不说这些,川,你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呢?明明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却还是背叛了我的信任,现在的你是要继续为着你自己的行为作出辩解吗?」

  站在房间口的爱丽丝用着冷淡的笑容看着他,就算是处于相同的高度,结野川却由衷的感受到了对方如同居高临下蔑视着自己的感觉。

  结野川没有对这事实感到什么奇怪,毕竟现在的自己的做法无疑是再次背叛了爱丽丝,在两人关系即将改善的时刻。

  只是看了下旁边那副难堪模样的柚子,被鞭打,被束缚,而且连上厕所都无法去正常解决,以至于现在露出了如此难堪的状况,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就不由腾升起怨气来,明明对方是如此温柔善良的学姐,现在却沦落到这样猪狗不如的地步,对方蔑视着一切,将侍奉部的女生,甚至自己完全不当做人来看待,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他心中的气愤情绪达到了一个极点。

  所以顾不得仔细思索着之前的柚子所说的话语的含义,就算是爱丽丝是真的喜欢自己又如何,在他的眼中,这样的情感绝对称不上是爱情。因此,结野川咬着牙关,向着眼前的爱丽丝发出了心中最为直接的怨气:「爱丽丝!我讨厌你现在这样的行为!讨厌你的一切!你如此对待我……对待那些侍奉部的女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让人忠心于你!如果你真的是喜欢着我的话,那就听从我的话语,将她们全部释放掉啊!这样就算是我自己任由你处置都可以!」

  「哦~ 」爱丽丝听着结野川嘴中不断吐露出的话语,轻轻歪着脑袋,不置可否的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随后碧色的眼眸中透露出强烈的气势来,在结野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下,就是直接一拳攻击到他的腹部。

  这样突然的冲击感,让结野川瞬间张大了双眼,腹部产生的疼痛感让他的嘴巴不由大开,而且现在的他更多的是一种呼吸不上来的痛苦,让他双腿一软,跪坐在地面上,大口喘着气,发出痛苦的声音来。

  而爱丽丝则是毫不留情的抓着结野川的头发,抬起他的脑袋,让他那痛苦的脸蛋面对着自己,如同耻笑一般开口说道:「川,你难道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地位吗?现在的你可是如同她们一样全部都是玩物而已,只是对你温柔一点,你就敢于向我提条件了?就算是我不放过她们,现在的你也只是任由我玩弄的存在,你的所有一切都被我所掌控着!」

  「唔……放开我……」头发被抓住的痛感让结野川不由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挥向对方,似乎是想要打掉对方的手臂,但是迎接着结野川只是爱丽丝那用力的巴掌,将他一下子扇的摔倒在地,脸颊也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迅速发红起来。
  爱丽丝重新站直了自己的身体,用着蔑视以及失望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的结野川,低声而又阴沉的开口说道:「川,现在你竟然还想作出反抗我的行为,这几天看来在你身上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让你的性格竟然发生如此改变!看来接下来,为了让你好好回忆自己最为真实的本性,我绝对要好好的将你调教一番,让你永远忘不掉我对你的教导!」

           ==========================
  「啪」鞭子鞭打的声音不断回响在这个房间之中,结野川的嘴中也下意识的流露出痛苦的声音来,现在的他如同柚子一样,全身的衣服被脱光,完全暴露出自己的身体在空气之中,鞭子所传达的伤害也更为直接的映在上方,被鞭打过的肌肤在一瞬间就开始泛红,甚至肿起和流血,让在场的侍奉部其他的女生都不由偏转开脑袋,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一幕。

  只是现在对他挥动鞭子的人也正是侍奉部的一员,毫不留情的挥舞着手中的皮鞭,一下又一下地击打在结野川的身上。而这个人正是侍奉部的宫内舞。
  和其他侍奉部的女生不一样,在过去意外间听到对方和有栖川丽佳的对话之后,他就明白着对方除了爱丽丝之外更是深深的仇恨着自己,所以对方会这么毫不留情毫不迟疑的对待自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痛苦迷茫的眼神之中,宫内舞那肆意鞭打着他所展露出来的报复性的笑容和黑色短发下那快意的眼神也让他的心情不断的往下沉去,现在的自己真的是如此的可悲,如此的无能,谁也无法拯救,谁也无法救赎。

  在这份由内至外的痛楚下,结野川快要昏厥过去的时候,爱丽丝才命令了宫内舞停止鞭打,而宫内舞看了一眼被自己鞭打满身是伤痕的结野川,也稍微发泄了一下自己内心深处的愤怒,而且爱丽丝的命令现在的她绝对不敢违反,所以老老实实的将手中的皮鞭递给对方。

  爱丽丝接过对方手中的皮鞭,随意的挥了几下,似乎是想要将残留在皮鞭上的血液挥洒掉一样,在这同时也轻笑着开口说道:「小舞同学,这次你可做的真是不错呢,能够向主人我汇报私下的情况,防止意外的发生,所以现在对你的奖励,有没有感到满足呢?」

  「主人,谢谢你的赏赐,我已经得到满足了……」宫内舞低着脑袋,用着恭恭敬敬的姿态说道,现在她这幅模样,想必在其他侍奉部的女生眼中就如同纯粹的作为爱丽丝的走狗一般吧,就算是臣服在爱丽丝惩罚之下的部长也没有达到这样的地步,起码就算是对爱丽丝献媚,新见友惠也没有作出背叛其他部员的行为。一想到昨晚在房间之中,对方所发出的宣言,其他的女生都不由感到一阵由衷的心寒。像是在这之前一直作为宫内舞同龄好友存在的有栖川丽佳此时也越发的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对方的存在。

  再次随手将鞭子让身旁的安娜拿着,同时爱丽丝不再关注宫内舞的样子,走近结野川的身边,看着他低垂着的脑袋,伸出右手拍了拍他的脸蛋,带着看似温柔的语气开口说道:「川,没事吧?现在还有没有精神呢?」

  「唔……」轻咬着牙关,结野川微微抬起自己的脑袋,将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丽丝,眼中带着复杂的神色,怨恨也好,痛苦也罢,现在的他的身体已经在刚才的煎熬之中疲于再发出其他的声音来。

  爱丽丝看着他这幅表情,轻笑了几声,如同感叹一般说道:「看来川你还有精神呢,没有像昨天一样只是被鞭打几下就昏过去呢,让我不得不想要夸奖你一下,现在的你很有进步哦~ 」

  说到这里的时候,爱丽丝的嘴角的弧度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大起来,继续开口说道:「不过川,不知道现在你的感受怎么样呢?由这些侍奉部女生的主人变成了和她们同等级的存在,而且现在也只能任由对方的鞭打和惩罚,这样的感受是不是感到好受呢?」

  结野川咬着下唇,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而爱丽丝也没有特别的在意,只是继续将话语说了下去:「说起来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所抱有的想法是什么吗?昨天也好,今天也罢,你所想着无疑就是想要将这些女生救出去,脱离我的掌控吧,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善良温柔的想法,放在美漫之中也是属于英雄主义的存在。但是川,在现实强大的力量面前,个人所作所为可是很难有所改变。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你所谓的拯救她们真的会领情吗?就像是小舞同学一样,刚才她可是毫不留情的鞭打着你,并且以此而感到快乐~ 你所做的事情真的有用吗?」

  看着就算是没有回答,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的结野川,爱丽丝将新见友惠喊到自己的身边,让她如条小狗一般趴在自己的身下,然后毫不留情的抬起自己的右脚,踩踏在她的背部,用着戏谑的语气开口说道:「友惠学姐,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重回到正常生活的机会,并且以我克拉伦斯家族的名义绝对不会食言。友惠学姐,你说现在你是想要继续作我的玩物,作为我的宠物呢,还是说想要回到学校里面重新作为一名学生呢?」

  「主人!让我作为你的玩物,把我当做狗来对待就行了!我绝对不要离开主人你的身边!」面对爱丽丝的问题,友惠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向着对方作出了回答,如果对方真的是一条狗的话,现在绝对是摇尾巴摇个不停吧。

  「唔……」嘴唇上几乎要被结野川的牙齿给咬破皮,现在的友惠已经丝毫看不出当初第一次见面时候被下了春药和迷药之后,依旧向着爱丽丝反抗的模样,丧失了原本的个性,或者说丧失了人的尊严和本性,完全的服从于爱丽丝。这样发生在自己学校学姐身上的事情怎么能够不让他感到发抖难受呢,甚至是内心都猛然的揪痛起来。

  看着结野川这幅痛苦的模样,爱丽丝的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变得精彩起来,继续毫不留情的用着言语来刺激着结野川的内心:「要知道友惠学姐一开始不服从可真是让我感到麻烦和头痛哦,所以我就在对方和川你发生关系之后的几天里面重点调教的对方,而事实的结果也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让人不由的感叹人类真是一个可笑的生物,尤其是友惠学姐,简直是丑陋的代表集中物,除了脸蛋和身材就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比起当初在英国那些小女生都要更加的软弱无能,轻而易举就舍弃了所有的尊严,放弃了做人。不过这样或许正是友惠学姐想要的生活,毕竟她可是十足的拜金女,起码在成为我的宠物狗之后,就绝对会衣食无忧哦~如果结野川你再早一点的话,说不定她还有可以拯救的机会吧~ 」

  「唔……」单薄的嘴唇已经被自己的牙齿给咬破,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嘴唇上渗出,带给结野川一阵如同铁锈一般苦涩的感觉,嘴唇上的痛楚也不断的反馈到他的脑海之中。只不过这一切比起他内心之中的痛苦和后悔根本不值一提,现在的他的内心越发的自责和痛苦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的话,那么侍奉部的女生就不会有这样的待遇,如果自己能够尽早的去拯救对方的话,说不定也不会让对方陷入到这种完全失去自尊的状态。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吧……

  「川,怎么了,你的表情可是看上去让人感到有些可怜哦~ 虽然说只会让我越发的感到开心兴奋就是了~ 」爱丽丝咧着嘴巴,用着毫不留情的嘲笑的话语刺激着他,随后再次低下头看着被自己踩在身下还向着自己献媚的友惠,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对着她说道,「友惠学姐,你看现在的川看上去很难受哦,我想这就是男生常有的关于性欲方面的事情,所以现在你可要好好用你那嘴巴,让川舒服的释放一下哦~ 」

  「是的,主人!」友惠没有犹豫,完全如同狗一般爬到结野川的身边,然后保持着半跪着姿势,双手紧紧的抓着结野川的双腿,伸出自己的舌头,不断的在结野川那软趴趴的下体上来回的舔动着,晶莹的口水让上方变得一片湿润起来。
  「唔……快停下来……新见学姐快停下来……」湿润柔软的舌头带给结野川的不是快感,而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害怕和痛苦的情绪,明明是自己要去拯救的对方,现在却以这样的模样趴在自己的胯下,如同宠物狗一般的舔舐着自己的下体,只是因为爱丽丝的一句命令。

  理所当然的,虽然因为结野川的声音,友惠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看了对方一眼,但是很快的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结野川的下体上面,尽情的舔弄着上面,大量的口水连带着大腿内侧都变得逐渐的湿润起来。

  「快住手啊!快停下来!」更让结野川害怕痛苦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在这种状态下,竟然还老老实实的遵守了身体的本能,本来软塌塌的下体,在对方的舔弄下似乎开始慢慢的变硬起来,这样的事情只会让自责的他越发的难受,越发的痛苦起来。

  而一旁的柚子在看着这样的一幕,心中也越发的难受起来,用尽力气,开口对着爱丽丝大声的说道:「主人!求求你放过小川吧!主人你明明是喜欢着小川,为什么现在还要这么去对待他!」

  「哦?~ 」爱丽丝的注意力也从结野川的身上转移到旁边的柚子身上,现在的柚子比起昨天来说更加的狼藉不堪,除却雪白的肌肤上之前留下的红痕之外,下身处还残留着污渍,底下更是一滩水迹,散发着尿骚味。不过就算是这样的状态下,她看向爱丽丝的目光之中还充斥着坚强而又闪亮的神色。

  走到柚子的身前,爱丽丝伸出自己的手指,有些用力的将她的下巴挑起,用着嘲笑一般的话语说道:「柚子学姐?没想到你比想象之中还要坚强哦,明明都饿了你i这么久了。还有我喜欢着川的事情还用你多说,而我如同去对待对方也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哦~ 」

  「主人,我正是知道这一点才说的……」单是被对方用手触碰肌肤,柚子就不由回想起昨天的痛苦遭遇,身体微微缩动了一下,肌肤上也不由自主的冒起疙瘩,不过就算是如此,她还是努力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完全说了出来,「主人你的爱情观念一直都是错误的!主人你对川的表达方式根本不是爱情,这只是单纯的占有之情而已,和爱情没有丝毫关系!这种不平等的如同上级压迫下级的行为绝对是最愚蠢的事情啊!主人,你应该……」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将房间之中除了还在专心的舔弄着结野川下体的友惠之外的女生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而柚子的话语也因为爱丽丝这一巴掌完全的停止了下来,脸上只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而爱丽丝则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柚子,扯动着嘴角说道:「柚子学姐,你可要明白你现在自己的身份,作为玩物的你竟然敢对主人我指手画脚,而且你又懂什么!我和川之间的事情你根本不知道!川他可是属于我的,完全属于我的!我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而他却选择背叛,这样的他必须要惩罚,必须要给足他教训,让他明白自己心里最应该想着的人是谁?!」

  「所以这才不是爱情!」忍受着脸蛋上的疼痛,柚子继续将目光看向爱丽丝,只不过这回眼中更多了几分可悲的神色,「主人你根本就不明白,在一开始就将所有的事情给弄错了,所以小川才会背叛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小川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光是小川之前的行为就可以明白,对方也是反对着你的所作所为并且因此而感到讨厌的!」

  「啪」再一次,爱丽丝的巴掌降临在柚子的脸蛋上,这回甚至是让她的嘴角都冒出血丝来,现在的爱丽丝不怒反笑,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上露出尽情的如同施虐的表情来:「看来需要点惩罚的不仅仅是川,还有柚子学姐你呢!」
  不过就算是脸蛋上的疼痛,就算是身体本能的害怕,但是柚子依旧坚强的将目光看向爱丽丝,坚强的开口说道:「即使主人你再惩罚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放心吧~ 我可不会对你再做些什么。」只是出乎柚子意料的是,爱丽丝却吐露出这样的话语来,而她脸上那如常的笑意反而让她内心感到阴寒起来,「虽然说我倒是很想要看看柚子学姐你的忍耐力的极限是哪里,但是现在有着更好更简单的方法。」

  说到这里,爱丽丝转过脑袋,在身后那些侍奉部女生身上来回的扫动了一下,最后将目光落到了正低着脑袋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的璃茉身上,开口说道:「璃茉学姐,就如刚才面对友惠学姐一样,现在我大发慈悲的给你一个机会哦~ 只要你好好服饰一下川,满足川的欲望,我就可以放过柚子学姐,甚至取消掉她现在只是作为玩物的身份哦~ 」

  听到了爱丽丝的话语之后,璃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她的身上,用着不敢相信还有些颤抖的话语说道:「爱丽丝……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可以完全以我家族的名义发誓~ 」爱丽丝笑着点了点脑袋说道,眼中倒是没有什么欺骗对方的色彩。

  「我……」看了一眼现在还被锁链吊着的柚子,璃茉不由的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似乎是想要作出回答。只不过在下一刻柚子大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璃茉,千万不要答应下来啊!我现在状况已经足够了!不需要你再作出什么样的牺牲!那都是不值得的事情!」

  被柚子投以那么强烈的眼神,璃茉的眼中再次变得动摇起来,一时之间似乎是不知道该作出什么样的回答,嘴中轻轻默念着柚子的名字。

  「真的是不值得的行为吗?」爱丽丝倒是用着戏谑的目光看了一眼柚子,随后向着璃茉靠近,一边走向对方,一边用着满带笑容的话语说道,「璃茉学姐,现在在你面前放着的可是一个完全可以拯救柚子学姐的机会,你真的要这么简单就放弃掉吗?」

  「我……」

  「只要你完成那么简单的事情,柚子就能够得到得救,不用继续受到现在的痛苦,只要你点下脑袋,就不用继续被锁在墙上,被锁链所束缚,不得不忍受着伤口的疼痛和饥饿。」爱丽丝那如同诱导的话语继续向着璃茉说了出来。

  「璃茉,不要听主人的话语!现在的我并没有那么痛苦!如果你答应下来我才会感到更加难受!」柚子继续慌张的向着璃茉说着劝说的话语。

  两人的言语的影响下,璃茉变得越发的混乱起来,露在刘海之外的那只眼睛慌乱的转动着,身体微微颤抖着,就连爱丽丝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都不知道。
  而爱丽丝看着这幅模样的璃茉,俯到对方的耳边,用着如同恶魔一般的低语,打出了最为有效的一张牌:「璃茉学姐,一直一来你都是被柚子学姐所保护所拯救吧?这样的你,难道连这么简单的可以拯救柚子学姐的机会都要放过吗?那样的你才是最为无能和懦弱的人哦!」

  「我……我做……」璃茉如同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用着颤抖的语气对着爱丽丝作出了肯定的回答。一直以来的自己不是就想着要报恩吗?就像是柚子拯救自己一样,自己也想着去救助对方,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连这一点都感到害怕和退缩,那么那样的自己才是最为丑陋的人吧!

  「璃茉!你在说什么!不要答应下来啊!」听到璃茉的回答之后,柚子睁大了双眼,带着痛苦的话语说道。

  只是璃茉用着坚定的目光看着柚子,没有退缩,没有害怕,用着自己的声音回答道:「柚子,这是我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柚子,你等着吧,我马上就能够将你拯救出来……」

  「这样的才不算是拯救啊……」

  璃茉重新将目光转移到爱丽丝的身上,用着低身但是坚定的语气问道:「爱丽丝,你说的话绝对不能够食言……」

  「当然,我怎么可能会食言,我可是高贵的克拉伦斯家族的大小姐。」爱丽丝毫不犹豫的作出了回答,同时继续笑着说道,「说不定我还可以额外附赠你一项优惠,帮助你消除那本笔记本的烦恼。」

  以前的她或许还会感到激动,但是现在的璃茉只在意柚子的事情,在低声地说了一句:「只要你履行刚才所说的话语就可以了……」就轻咬着下唇向着结野川的方向走去。

  「那是当然的事情了~ 」爱丽丝笑着说道,在看到璃茉停在结野川的跟前,看着现在还在服从爱丽丝的命令,将结野川的下体含入到嘴中舔舐吮吸着的友惠,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抓住对方的头发,将友惠的脑袋向后拉扯开来,结野川下体也因此从她的嘴中脱离,拉起银色的丝线,而友惠本人则是失去了平衡一般,一下子重重的摔倒在地面。爱丽丝对她一眼都没看,将目光看在璃茉的身上,轻笑着继续开口说道:「璃茉学姐,接下来可是轮到你的场合了哦~ 」

  「哈……」结野川还没来得及下体脱离出湿润的口腔而喘口气,就看到璃茉来到自己跟前,半蹲下自己的身体,看着横亘在她面前的下体,身体微微颤抖着,但是还是慢慢的将手掌伸过来。

  对此,结野川连忙喘着气,慌张的说出想要阻止对方的话语:「内田学姐,不要这样……不要听从爱丽丝的话语,这也应该是你最为反感的事情才对……」
  璃茉的双手僵硬在半空之中,仿佛就像是真的被结野川的话语造成了影响一样,但是下一刻对方还是用着这颤抖的双手握住了结野川那坚硬又沾满了友惠唾液的下体,用着颤抖的话语说道:「我最讨厌……最讨厌这件事情……害怕的不行……尤其是对你……更是讨厌到了极点……」

  虽然说璃茉的话语确实很伤人,但是看到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就证明了对方还有可以劝说的可能,所以结野川继续用着急促的话语说出了自己和柚子相同的态度:「既然你这么讨厌的……就不要答应下来……就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只能这样做了啊!」璃茉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野猫一般,一瞬之间发出了非常响亮的声音,露在刘海外面的那只眼睛充斥着浓烈的情感看着旁边的柚子,继续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只要能救柚子,只要能够帮助她……那么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做到……」

  「内田学姐你也应该知道这样柚子学姐根本不会感到高兴……刚才的话语……」结野川继续开口说着想要辩解的话语。

  只是这份话语很快的就被璃茉给打断,对方再次如同发泄一般开口说道:「你又懂什么!你又明白什么!我和柚子之间的事情都是你的过错!她可是因为你的责任而被惩罚成这幅模样,现在的你还阻止拯救她……你真的是一个自私到让人反感的虚伪的人!」

  璃茉的话语如同一根根利箭一般直达结野川的内心深处,让他立刻陷入到动摇,哑口无言的地步,完全无法反驳对方的话语。对啊……这些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的责任……自己真的没用……什么事情都办不好……只会不断的连累别人……自己真的是一个失败到极点的人……

  旁边的柚子则是眼含着泪珠看着璃茉,即使是明白对方这样的状态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语,但是还是一遍遍呼呼对方的名字,想要让对方清醒过来,而这在事实面前却显得那么的徒劳无功。

  爱丽丝带着满足的笑容看着这场闹剧,对于三方所说的话语没有一丝一毫阻止的意思,不过到了现在倒还是如同轻笑一般开口说道:「璃茉学姐,可不要忘记你要做的事情哦?现在的川可是看上去很难受,这样的你可根本达不到我的要求哦~ 」

  爱丽丝催促的话语,让璃茉现在激动的情绪一凛,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努力集中精神看向自己手中的下体。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结野川的下体,在部室之中,在别墅之中,在房间之中,就算不是参与者的她也看到很多次结野川的下体,只是现在可以说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和触摸。

  恶心……反感……这是璃茉心中最大的感受,不管是这火热的触感还是脉动的感觉,亦或是沾染着口水粘稠的触感,都让她打从心底讨厌着抗拒着,感叹着男生会有这样丑陋到极点的东西,想要立刻从手心之中丢出去,甚至将这个东西完全的抹灭掉。

  但是爱丽丝的话语以及想要报答柚子的念头在她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徘徊,让璃茉也不得不将心中所有反感讨厌的情绪封印起来,忍受着这难闻的气味,低下自己的脑袋,学着之前友惠的行为,伸出自己的舌头在结野川的龟头顶端如同尝试一般轻轻舔了一下。

  只是舌尖和龟头的触感,就让璃茉感觉到自己的舌头沾染上了上方混杂着口水和前列腺液的混合液体,在舌苔上不断的扩散开来,一种由衷着恶心的情绪从内心之中腾升出来,让她如同触电一般的将舌头缩了回来,咂了咂舌头,似乎是想要将舌头上沾染的恶心的东西吐出来一样,但是在剧烈的思考下,不得不将它吞咽入到喉咙之中。

  自己必须要做,自己不得不要做,自己唯一能够做……璃茉看着眼前自己发自内心讨厌的东西,再次低下了自己的脑袋,抛开一切。自己不断的被柚子帮助和拯救,现在的自己比起侍奉部其他女生遭遇要好无数倍的事情都是建立在柚子的牺牲上。其他女生会有怎么样的遭遇,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她都不关心不在乎,只有柚子,她可是自己的一切,被她一直帮助到现在,明白了生活意义的自己,轮到自己去拯救对方了!

  闭上自己的双眼,像是尽量消除自己视线上的反感一般,璃茉以这样的姿态再次伸出舌头去舔动结野川的下体,这回虽然也在接触之后收缩了一下,但是比起之前,这次她没有完全的将舌头缩回到自己的嘴中,而是停滞了几秒之后,重新落回到结野川的下体上,开始了慢慢的舔弄。

  「唔……快停下来……」手脚被束缚着的结野川只能看着在爱丽丝的诱惑下,顶着反感对自己作出这样行为事情的璃茉,却不能作出阻止的行为,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一幕,嘴中所发出的呼喊也是最为无力和苍白。

  「璃茉学姐,只是这样轻轻的舔动,就像是隔靴搔痒一样,可没有什么好的效果,就像是刚才友惠学姐那样整个含入到自己的嘴巴,才能够让川得到满足哦~ 」看着已经慢慢的习惯起来,但是依旧只是用着舌头上下小范围舔动龟头的璃茉,爱丽丝嘴角一斜,继续说出诱导性的话语。

  「才不是这样……」结野川颤抖的想要说出抗拒的话语来,但是下一刻,璃茉就按照爱丽丝的话语,张开自己小小的嘴巴,将他的下体一点点含入到自己的口腔之中,也让结野川立刻感觉到自己的下体顶端没入到一个既温暖又潮湿的地方。

  「唔……」湿润又温热,璃茉的口腔紧紧的将结野川的下体包裹住,而璃茉的脸上也显露出有些难受的表情来,之前看柚子她们做起来比较简单的事情,现在对于自己来说却是如同灾难一般的感觉。

  只是龟头进入到她的口腔之中,就让她感觉自己的嘴巴被用力的扩容开来,强硬的撑开,难受感与痛苦的感觉也在同时涌动出来,异物感更是不断的侵蚀着她的神经,更为糟糕的是的龟头顶端带有独特男生荷尔蒙的气息也一下子在她的口腔之中扩散开来,讨厌的感觉也越是强烈起来,让她本能的想要将嘴中的东西吐出去。

  不过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旁边柚子赤裸的模样之后,璃茉不由立刻停止下自己脑海之中的想法,强忍着这份难受感,继续将结野川的下体往自己的口腔之中吞咽进来,快到喉咙口的时候才停止下来,只不过这样一来结野川的下体还有大半部分还留在她的口腔之外暴露在空气之中。

  自己必须要做下去……就算是痛苦难受的事情……就算是再肮脏违背自己本性的事情……只要能够让柚子得救……这样就已经足够了……这样自己才能彻底的偿还柚子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她给予自己莫大的恩惠……只有这样……自己才可以拥有和她相处在一起的资格……只有这样子才行……

  脑海之中反复回荡着这样的话语,璃茉将自己注意力尽量集中在自己眼前的事情之中,虽然说这样一来口腔处难受感也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因为嘴巴中被挤入异物,所以不能紧紧的闭合在一起,唾液也不由自主的分泌出来,而她的舌头也下意识的触碰了对方的龟头一下,仿佛像是要将这份异物从自己的口腔之中挤出去一样。

  不过也因为璃茉现在的动作,结野川的嘴中不由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呜咽声来,湿润的舌尖和龟头的接触所产生的触感,让他的身体轻轻颤抖了起来,敏感部位的触碰在湿润的环境下越发显得难受起来。

  璃茉明白刚才的声音应该是属于舒服发出的声音,这种对于她来说刺耳以及感觉到作呕的声音,遵从于本能,只是这样普通的触碰就会发出这样的生物,现在的她也不由觉得男生这样的生物真的是从内心底处感到讨厌。而且对于璃茉来说,眼前的结野川更是让她觉得无法理解,觉得无比的讨厌,明明只是刺激就会变成这么肮脏变态的模样,明明是沉溺在欲望之中露出丑陋的表情,明明身体是那么的快乐兴奋,但是却依旧说着和心里相反的话语,真的是非常可笑又可恶。之前也是那样,柚子可是亲自给他侍奉,给他快乐,他竟然还不承认,这样的享受这样的待遇,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没关系,丑陋也好,变态也好,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对方最为本能的欲望引出来,尽情的释放出来,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帮助柚子,才能够更加接近自己的目标。

  所以璃茉也秉着这一点用着,强忍着龟头分泌出来粘液所带给她讨厌的感觉,开始慢慢的用着舌头在上面部位舔弄了起来,着重照顾着这会让结野川发出难受声音的敏感部位。

  「唔……」也正如璃茉所期盼的那样,在自己舌头的刺激下,结野川的声音也慢慢的变得急促起来,对于她来说原本是刺耳的声音,现在也算是临近胜利的声音,所以她尽自己所能不断的尝试着用自己的舌头带给对方更加强烈快乐的感觉。

  结野川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下的璃茉会这么听从爱丽丝的话语,作出这样不情愿的行为,她刚才脸上所表露出讨厌反感的表情也完全映入到他的眼中,让他深刻的意识到对方是讨厌着这种行为,甚至可能是讨厌自己本人这样的事情。只是对方现在的行为虽然非常的生涩,牙齿偶尔还会带给他疼痛的感觉,但是她口舌的侍奉技术却不断的在改变,仿佛是不断找到自己敏感之处直接进行着刺激,所以他身体的颤抖也变得更加厉害起来。就算是脑海之中再否定,但是身体不会违背本能的意愿,感受着对方口腔紧窄的包裹以及舌尖柔滑细腻的刺激,他的下体也越发的坚硬起来,本能的欲望让他的身体颤抖着,仿佛就像是想要挺动着自己的腰部一样,想要感受到更加紧密强烈的刺激感。

  璃茉虽然是第一次作出这样口交的行为,但是为了柚子的想法让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上方,明明是最为讨厌的事情,却开始慢慢的变得越来越熟练起来,从一开始只是用嘴巴包裹着对方的下体并且单纯用舌头刺激的方法,现在开始慢慢的一上一下吞吐起来,学习着之前柚子以及友惠的行为,开始给结野川作出了纯正的口交行为。现在的她完全将这份厌恶感和讨厌的情绪全部转化成为了拯救柚子的动力,只要这样她的动作就不会停止下来,只要这样她才会一直持续着自己不想要做的行为。

  讨厌……讨厌……讨厌……脑海之中充斥着反感的情绪,璃茉真的忍不住的怀疑过去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会对男生产生出幻想,才会写出那样不堪回首的笔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害的柚子不得不来拯救自己,才会让她作出牺牲,在自己的面前眼看着失身在这名男生的身下,那时候对方那份痛苦的表情绝对不会忘记,那时候残留在她腿上私处鲜红的血迹她绝对不会遗忘。所以果然所有的错误都是因为男生的过错,因为存在着这样男生的生物,才会害的她们到达如此的地步,男生真的是一种不该存在世界上的生物!

  在舔弄吞吐着结野川下体的过程之中,璃茉也开始慢慢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奇怪起来,内心深处冒出难受的情绪来,身体的温度开始攀升一般,明明是那么讨厌的东西自己口腔之中的唾液却越来越多,而且自己私处竟然隐隐有了酥痒的感觉来,让她下意识的闭合紧自己的下体,难受到要死,简直让她的呼吸都要变得湍急起来。

  所以她的心中对于男生的讨厌,对于眼前这位男生的讨厌也变得越发浓烈起来,因为是对方让自己变得这么奇怪,变得这么难受,简直就像是毒药一般,真的是实在让人厌恶到极点。作为报复,自己也绝对让眼前的男生发出越发恶心的声音来才对,明明是被吊着的模样,却一直发出那样的声音,真的是恶心恶心恶心。

  璃茉突然加快的吞吐速度,让结野川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羞人的低吟声也不断的口中发出,传达在空气之中,让周围环境气氛越发显得淫靡起来,原本生涩的舌头现在已经变得非常的灵活,不仅不断的用着舌尖刺激着龟头的部位,甚至还环绕扫动着冠状部位,在吞吐的过程之中可是来回的扫动着,甚至一部分偶尔还往着对方的咽喉部位吞吐进去。

  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就算是结野川不断压抑着欲望,想要阻止内心之中腾升出的快感,但是大量的欲望堆积下来之后,就如同潮水般涌动起来,这根本不是单纯的念头就能够阻止掉的,就像是他再否定也无法否定掉身体的快感。所以在欲望累积到顶峰之后,他的身体就开始颤抖起来,在伴随着一阵僵硬和低吼声之后,下体猛地膨胀了起来,大量的白浊液体尽情喷射到口腔之中,甚至是喷射入猝不及防璃茉的咽喉之中,这种充斥着粘稠和奇怪味道的液体让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红起来,慌张的将结野川的下体从自己的嘴中吐出来。

  只不过也因为如此,还没停止发射的下体继续喷发出白色的液体来,在失去了口腔的束缚之后,直接喷射到璃茉那白皙的脸蛋上,前面的刘海上,白浊的液体一片片沾染在上方,让场面变得淫靡不堪起来,也让璃茉的模样变得更加色情起来。

  「咳咳……」只不过璃茉也顾不得脸上的粘稠感,低着脑袋,对着地面用力的咳嗽了几声,缓解第一发射击时候对咽喉所造成难受的感觉,在稍微好一点之后,她就立刻抬起那分不清是因为欲望还是难受感所造成的通红的脸蛋,看向爱丽丝,带着认真的语气急促的说道:「爱丽丝……我现在可是按着你的要求做到了……让他把欲望都发泄了出来……这样已经足够了吧!爱丽丝,你可以将柚子释放掉了吗?」

  爱丽丝歪了歪脑袋,轻笑着向她伸出一根手指,随后更是在她的面前轻轻晃动了一下,开心的笑着说道:「璃茉学姐你确实做的非常不错,对于一个初学者能有这样的进步真的是非常的厉害,甚至是让人怀疑你是否是在H上面有着天生的天赋。不过,璃茉学姐,你是没有听清楚我刚才的话语吗?我说的可不是让川的欲望发泄出来,而是彻底的满足对方的欲望,只是一次的发泄,对于有着强烈欲望的川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的事情,你可要继续做下去才行~ 」

  「爱丽丝……你……」得到了与自己想象中相反的答案,璃茉不由脸色变化了一下,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再加上她现在脸上还残留着精液的痕迹,更是让她的模样显得额外狼狈可怜起来。

  「璃茉学姐,我可没有和你说谎哦,只不过要做的事情稍微多了一点而已~ 」爱丽丝则是脸色不变的站直了身体,将目光看向还在不断喘气的结野川,下体因为刚射精的原因已经开始从坚硬硕大的状态变回到半软的模样,但是她可是明白只要稍微刺激一下,结野川很快就能恢复到原来生龙活虎的模样,所以她继续用着带着轻笑的话语轻松的说道,「所以璃茉学姐你只要继续做下去,绝对能够让川得到满足的,而且你仔细想想,现在的川因为一直吊在这里的原因,身体的力气可是比平时要小好多,而你则是吃饱喝足拥有着最为优良的状况,在这样的状况下,你还害怕满足不了川欲望这件事情吗?」

  在说完这番话语,看着璃茉还在变化的脸色,也继续说出了最关键的话语声:「而且你可是已经消耗了川的体力一起,到了现在这一步你还要半途而废吗?只要继续下去,你就可以拯救柚子学姐了~ 」

  「柚子……」现在的柚子对于璃茉来说就像是唯一的动力一般,而且对方的话语也让她不由的感觉到自己的努力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白费掉,只要自己继续下去,绝对能够满足结野川的欲望,到了那时候自己就能够将柚子拯救出来。
  所以她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残留着精液之后,不由将目光重新看到结野川的下体上,而爱丽丝也趁着机会在她的耳边继续说道:「现在光光只是通过嘴巴已经满足不了川的欲望,这个时候你要用女人最有效的武器,那就是自己的身体去彻底的让对方得到满足。」

  自己的身体……听到爱丽丝的话语,璃茉再次停顿了一下,毕竟对于女生来说,身体可是最重要的东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容不得她不犹豫。

  柚子在听到爱丽丝的话语之后,不由更加大声的说道:「璃茉不要相信爱丽丝的话语……她绝对没有对你抱有着好意……到了这种时候怎么可以再让牺牲你的身体啊!」

  爱丽丝抬起脑袋,眼光看向柚子,嘴角轻轻的向上歪起,对着身旁的璃茉继续说出诱导的话语来:「作为克拉伦斯家族的大小姐,在场可是有那么多人听到我的话语,堵上家族的名誉,我可是绝对不会说出虚假的承诺来。而且你看柚子学姐到了这样的模样,还那么关心你的模样,而现在的你又能帮助对方什么呢?现在你所要能够做到的正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再次瞟了一眼柚子,爱丽丝继续轻缓的说出了最后的话语:「只要你能够帮助到柚子学姐,并且能够用身体满足川的欲望,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这样你就能够作到和柚子学姐相同的行为,这样不就能够更加接近对方吗?」

  对啊……就是如此啊……只要自己满足了结野川的欲望,只要自己向对方献出自己的身体,只要自己能够将柚子学姐拯救出来,那时候的自己就是和柚子相同的人,那时候的自己绝对比任何时候都要贴近柚子吧。

  在这样的念头驱使下,璃茉暂时无视了柚子的话语,伸出双手脱下自己身体上的女仆服,让黑色内衣裤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而这层最后的遮羞布,也被她毫不犹豫的脱了下来,让她的身体完全的展现在房间之中所有人的面前。
  相比柚子那对巨乳来说要小巧的胸部坚挺的挺立着,鲜红色的乳头散发着别样的魅力,私处的毛发丛生,仔细看过去也能够看到点缀在上方晶莹的水珠。身体微微充斥着肉感,但是不会让人觉得肥胖,反而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现在璃茉的眼神之中反而没有了一开始胆怯的神色,拥有着是那充斥着强烈的念头。
  爱丽丝满意的笑了笑,轻轻拉动了一下旁边的锁链,将结野川的身体向下放下了一段距离,让他从原先半吊在墙壁上的模样改变成完全坐在地面上的姿势,随后转身对着璃茉笑着说道:「璃茉学姐,这回你可要彻底的满足川那强烈的欲望哦~ 」

  因为锁链的动静,让结野川从刚才高潮的失神状态回过神来,还没有来得及对自己坐在地上的姿势产生反应,有些迷茫的视线之中就感觉完全被白色的肉体所充斥着,属于女生独有的清香也完全的传入到鼻息之中。

  在这样的刺激下,结野川彻底的回复了清醒,就看到璃茉正双手握着因为刺激而重新变得坚挺无比的下体对准了自己的私处,在他只来得及的开口说出「不」的字眼的时候,璃茉也如同彻底的抛下一切,用力的向下坐了下去。

  「啊!」痛苦无比的声音立刻从璃茉的嘴中发出来,回响在房间之中,这难受痛苦刺耳的声音甚至是有些女生的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而在旁边的柚子也彻底的身体瘫软下去,带着痛苦无比的神色,双眼之中不由流出晶莹的泪水,即是为了自己的命运,更是为了璃茉的命运而发出悲叹。自己一直所保护的璃茉,牺牲了自己的所有而拯救下的璃茉,就在自己眼前失去了最为重要的贞洁,无力感和痛苦感一下子涌现出来,让她不由觉得自己当初做了那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到底能够做什么,自己真的是什么也无法去拯救。现在的她也难得对着爱丽丝心生出强烈的痛恨的情绪来。

  在伴随着璃茉的声音,结野川只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势如破竹的挤入到非常紧窄的部位,那层象征着女生贞洁的薄膜甚至连一秒的时间都无法拖延到,在下体的冲击下瞬间破裂开来,直到龟头的顶端触碰到一处柔软微微凹陷的软肉处才停止下来。现在的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下体正被对方那紧窄的阴道内壁紧紧包裹着,因为痛苦的感觉,让璃茉的内壁收缩的更加厉害,犹如要将他的下体完全挤压出去一样,这份感觉让他在微微痛楚的同时,能够感受到更加强烈的刺激快感。
  只是现在的结野川没有任何兴奋之情,有着只是和柚子相似的痛苦的感觉,因为自己的原因,又让一个女生失去了贞洁,这样让他内心的罪恶感也越发强烈起来。

  痛……好痛……痛的想要去死……这是璃茉心中直接涌现出来的情绪,她只感觉结野川的下体如同铁棍一般直接捅入到自己的体内之中,仿佛就像是要将自己的身体捅穿一样,这样痛苦的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事情,简直是直接把自己的身体彻底的撕裂开来。这也让她脸色在瞬间变得异常的苍白起来,瞳孔收缩,嘴巴大大的张开着,像是要喘不过气来,更是如同噩梦一般的感受。

  只不过很快的,在这份痛苦之中,她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动作起来,即使是对方的下体在自己体内稍微动一下就让她痛苦的身体都想瘫软下去一样。因为她想到了,之前的柚子就是如此在自己面前失去了贞洁,那时候的她所感受到绝对是和自己一样的痛苦,所以自己必须要把这份痛苦牢牢的记在心中,这份和柚子相同的痛苦,也绝对会成为她们两人之间最大的羁绊,因为这份痛苦退缩什么的,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自己必须要动作下去,记住这份痛苦,尽快的满足这个男人的欲望,这样自己就能够将柚子完全的解救出来,自己就能够更加靠近对方。

  带着这样的想法,璃茉开始动作起自己的身体,即使是痛苦之中一想到自己的目标,就让她的身体开始兴奋起来,脸上也要冒出笑容来,双眼更是慢慢的变得空洞起来,拥有着的只是绝对的执念。

  「唔……」结野川的嘴中不断的发出低迷的喘息声来,身体遵守着本能,下体在对方那紧窄异常的私处中不断进出的快感让他身体微微的颤栗起来,那因为痛苦紧紧缩进的阴道内壁更是充斥着强烈的摩擦刺激感。只不过正因为身体还残留着痛苦,璃茉的私处还没有分泌出爱液,唯一充当润滑液的只是对方的血液而已,在这样干燥的环境下进出,带给他更多的是生疼感,与这份痛感之中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让他的身体越发的无力起来,根本说不出话语来。

  不过结野川精神上的痛苦无疑是要更加强烈,因为自己的原因所导致眼前的结果,让他内心中黑暗的情感慢慢的堆积起来,自责,懊悔,痛苦,繁多的情绪不断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仿佛是要让他不断沉沦下去一样。自己一直想要拯救别人,想要帮助别人,但是最后的结果完全是一场空,而且只会伤害到更多的人,这样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柚子之前开导自己的话语也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让他不由想起了白音白灵……因为她们还深爱着自己的原因,所以自己不能就在这里轻易的放弃……这样才是对她们所有一切的否定……

  爱丽丝看着结野川那忽明忽暗像是在犹豫不定的眼神,心中也涌起了一个打算,不过现在她最大的注意力还在璃茉的身上,她现在的表现可是完全的如自己所料,这样的女生实在是太过于好懂,如同无知的小动物一般,一步步完全的步入到自己的陷阱之中,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让她的脸上的笑容要变得更加灿烂起来。

  私处被撕裂开的鲜血不断的从璃茉的体内流出,痛苦的感受也在她的内心之中回荡着,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私处还是慢慢的在粗鲁拙劣的摩擦之中产生出快感,慢慢分泌着出爱液,让痛苦的感觉稍微缓解一些,也让她身体的动作慢慢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柚子……柚子……柚子……柚子……」不断起伏着自己的身体,用着自己的小穴吞入着进入到体内的粗壮下体,璃茉晃动着身体,嘴中不断的低声的呼唤着柚子的名字,这是自己所有的精神支柱,是自己所有的一切。

  在这样的刺激下,结野川很快再次射精出来,白浊的液体完全灌注到对方的体内,充斥着对方的阴道之中。只不过没等结野川喘息的机会,璃茉的身体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下来,为了彻底的满足对方的欲望,为了拯救出柚子,自己要尽快的达到目标才行,快感也好,痛苦也好,自己绝对不能够休息,不能够再让柚子在自己的面前露出痛苦的模样来。

  「柚子……柚子……我……一定要……救出……你……」在结野川连续三次射精之后,璃茉的身体也如同达到了极限,破处时候的强烈痛楚以及现在数次达到高潮之后,她的意识就变得完全模糊起来,唇角流出晶莹的口水,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完全无力的瘫软在结野川的身体上面,在断断续续的说出自己现在的执念之后,意识也彻底陷入到黑暗之中。

  「真的很可惜哦,璃茉学姐,明明只要再努力几下就能够彻底满足川的欲望,现在却在这个时候昏过去呢~ 这样一来,我虽然不会反悔,但是既然你没有完成我的要求,我自然不用履行所说的话语呢,真的是非常可惜呢~ 」看着失去意识陷入到昏厥之中的璃茉,爱丽丝的嘴角划过一道弧度,轻笑着用着可惜的语气说道,只不过充斥着她的眼中的只是无尽的嘲讽的笑意。

  内田璃茉,这个愚蠢的女生,现在也彻底的成为了她手中的棋子,绝对无法反抗的玩物。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